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红楼乱



宝玉挨近凤姐的身子,并不答话,只是色迷迷地看着她。凤姐让身边的丫头先回去,然后和宝玉来到假山的石洞里。一进洞俩人就迫不及待地用在一起,俩人的双唇紧紧贴在一处。宝玉的舌头伸进凤姐的小嘴里和她的香舌搅在一块。宝玉的手按在凤姐的胸前使劲地揉着。

凤姐开始主动地解开宝玉的衣扣,替宝玉把下身脱光。宝玉的肉棒立刻直挺挺地显现在凤姐面前。凤姐让宝玉坐到一石头上,自己蹲下身子把宝玉的肉棒含到嘴里。她的舌头不断地缠绕在宝玉的龟头以及肉柱上面,并且还偶尔会用力地吸吮几下。宝玉的手也伸到凤姐的衣内,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

凤姐抬起头对宝玉说:【好兄弟,姐姐替你舔鸡巴呢,你怎么谢姐姐呢?】宝玉看着凤姐迷离的眼睛说:【让肉棒好好插插姐姐的小嘴,给姐姐一大股精吃好吗?】

凤姐妍然一笑,低头又吸宝玉的阴茎。这次她更加疯狂地刺激着肉棒,把它整个吞了进去。宝玉感到肉棍憋涨得受不了,龟头也在凤姐的喉咙里进出。他的手不禁也用力掐着凤姐那对白嫩的乳房。宝玉享受着无比的喜悦,凤姐给他的刺激使宝玉越来越守不住最后的陈衿,宝玉一挺腰,精液从肉棍中喷射出来。凤姐贪婪地吸吮着,就像婴儿吸吮母亲的奶头一样。

凤姐吃完宝玉的精液,直起身来。见宝玉的肉棍还是直立着,对他说:【你可真有本事啊,这样的鸡巴不知道地迷死多少女人啊。姐姐的小穴又痒了,用你的操操它吧。】

宝玉听到平日威严的凤姐竟然说出这样粗俗的言语来,真是淫心大炽。他的肉棒不禁又挺了挺。宝玉说:【姐姐说的话好粗俗啊。】

凤姐见宝玉的肉棒一挺一挺的,知道他又来劲了。凤姐回答:【兄弟喜欢姐姐说粗话吗?】宝玉用说摞着自己的阴茎说:【喜欢,喜欢啊。】

凤姐笑了笑,撩起裙子来。【啊】宝玉吃惊地看着凤姐,原来她只穿了条裙子,里面竟什么也没穿。凤姐分开两条修长白玉般的双腿,骑到宝玉身上,把小穴对准宝玉的肉棍坐下去。宝玉的阳具一点一点的推入,直到最深处。凤姐搂住宝玉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说:【好兄弟,快动动你的大鸡巴,姐姐的小穴好痒啊。】

宝玉并没有动的意思,只是紧紧搂着凤姐的腰,让肉棍在凤姐温暖的小穴里尽量往里伸。特别是宝玉巨大的龟头触到凤姐的子宫口是,凤姐再也忍不住了,她开始主动地摇动身躯,屁股也是一起一落的。

渐渐的凤姐开始发出放浪的淫叫,虽然因为在白天她不敢大声,只能在宝玉耳边轻声呻吟,但听起来更具性感,更能刺激男人地欲火:【啊  啊  太美了  好棒啊  我  好  喜欢这样  被  你  干  对  用力插  进来  用  你  的  大鸡巴  操  操烂  小穴  吧  冤家  你  你就  操死我吧  】宝玉扶着凤姐的腰身,助她在自己身上起落。在宝玉粗大的阴茎抽动下凤姐全身发软,再也没力气上下活动了。宝玉开始把肉棍往上顶,弄的凤姐在宝玉身上一颠一颠的。宝玉每顶一次凤姐嘴里就会【哼】地浪叫一声。当宝玉的精象洪水一样冲进凤姐的子宫里,凤姐再也没有一点动的意思了。她紧贴在宝玉身上,嘴里喘息着:【宝兄弟,你好厉害啊!姐姐太喜欢你了。】

宝玉给迎春抹着药,俩人都不知道《葵花神油》又强烈的催情作用。当宝玉再迎春身上摸完药后,迎春已是浑身燥热,扑到宝玉怀里不住扭动身子。这样一个美妙女子赤身裸体倒在自己怀里,宝玉早控制不住心中的欲火了。身上越来越热的迎春主动抬起头来,把自己温暖湿润的红唇贴在宝玉的嘴唇上。

两只手撕扯着宝玉的衣服。迎春的舌伸到宝玉口腔里,两人彼此交换着唾液,吸吮着对方的舌尖,越吻越激烈,越亲越狂野  宝玉的手附在迎春的身上,抚摸她的柔软的乳房,和早已湿淋淋的阴户。宝玉分开迎春的双腿,并且跪在她的两腿之间!然后让迎春的阴户以及菊穴都裸露在他的面前。宝玉抚下身体,轻轻地舔弄着迎春的花瓣。迎春觉得自己的下体好像着了火一般,愈来愈热,而且几乎全身所有的血液都往那里集中!

【哈  哈  哈  哈  不要啦  我  我  好像  要死了  啊~  好棒  好棒哟  】迎春浪叫着扭动着越来越热的身躯。宝玉的舌头也已伸进她的阴道里。这下更不得了,迎春淫水直往外淌,嘴里的叫喊也带出了哭腔:【啊  宝兄弟  快啊  快让  大  大鸡巴  插  插进去  快  插我  啊  】宝玉的肉棍伸到迎春的阴道里,迎春才略微显得安静一些。宝玉拿出自己越来越精熟的插穴本领驾御着自己粗壮的阴茎在迎春的阴道里来回驰骋。迎春的小穴曾经多次让孙绍祖用粗粗的木棍乱捅,只有象宝玉这样粗长的肉棍才能塞得她满满的。

宝玉使出各种花样,让迎春泻了八九次才把她的欲火平息下来。宝玉说:【天晚了,咱们先去吃饭,回来我再插姐姐的小嘴和后庭菊穴好吗?】迎春红着脸在宝玉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你真坏啊,我是你姐姐啊。】

宝玉没再说话,只是抱起迎春往外走。丫环们已经烧好了洗澡水,宝玉和迎春洗起了鸳鸯浴。俩人真是如胶似漆,你怜我爱。宝玉一面啃咬着迎春的一对大奶,一面调笑说:【姐姐的丈夫让我给赶跑了,姐姐以后怎么办呢?】迎春红着脸低低地声音说:【那兄弟你就做  做我的丈夫吧。】

宝玉一听很是欢喜:【好姐姐,太谢谢你了。】说着掰开她的双腿就要把硬梆梆的肉棍插进小穴里。

迎春赶紧制止他:【好兄弟,你千万别再插我了,下面肿的很厉害啊。】她又怕宝玉不高兴,就抓住他的大肉棒含在嘴里。迎春的品萧的技巧是让孙绍祖特别调教出来的,现在她用发自内心的感情来施展果然不同凡响。宝玉觉得自己的阴茎被迎春舔的酥麻酥麻的,一阵阵热浪冲动而出,宝玉没在控制,浓浓的精液一股股射进迎春的嘴里。迎春咬牙吞下宝玉浓腥的精液,还把他的肉棍舔得干干净净。

贾政已经把自己的下衣脱了,正挺着硬梆梆的肉棍。而黛玉也让他把上衣扒下来了,贾政一手拉扯黛玉的裤带想脱下她的裤子,一面低头在她的两个高耸的乳房上啃咬着。当贾政的手插进黛玉的裤内摸到她红嫩嫩的小穴时,黛玉的反抗立刻变的绵软起来。她似乎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只是轻轻扭动身子,嘴里不自觉地说:“不要啊┅┅舅舅┅┅不要啊。”

贾政把黛玉身上最后一缕布丝扯下来后,他被黛玉的美丽惊呆了。黛玉胸前的一对丰满的乳房又嫩又白,由于她身体的瘦小更突出了乳房的肥大。小腹下三角地带的耻毛浓密拥簇,幽黑的阴毛下半掩半露出红红的嫩穴。贾政的双腿压在黛玉的粉嫩玉腿上阻止她扭动身躯以便自己的阳具能对准她的穴口。黛玉已经没力气再挣扎了,贾政把龟头顶在黛玉的阴道口,缓缓地挤进去。

黛玉“啊”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她双手推着贾政的小腹,像是不堪承受而贾政粗硬的大阳具便整条插进她狭小的阴道里了。他也没有立刻抽送,只把小腹紧紧抵在她的身上。把粗硬的大阳具深深插入在她的肉体里。腾出双手去抚摸她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过了一会儿,贾政觉得黛玉的阴道里逐渐滋润了,便慢慢地开始抽送。黛玉痛苦地呻吟着,她的意识一片空白,但她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了。随着贾政的阴茎的抽动,黛玉就觉得一股热气从腹部升起,这是她不能抗拒的欲火。她一直往外推贾政的双手渐渐地搂在贾政身上,呻吟声也由痛苦变的淫浪起来。

贾政紧紧把黛玉搂在怀里,把她的乳房摸玩捏弄,轻轻地用手指挖弄她的阴户。黛玉的手也套弄起贾政的阳具,不一会儿把它弄的硬起来,还不住的一抖一抖的。黛玉伏在贾政身上,用自己柔嫩的乳房在他的身子上揉蹭着,嘴里不住的喃喃地说:“舅舅,我不行了,下面好痒啊,快让大鸡巴进来吧。”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